「哥倫比亞大學的帽子會腐爛,而神公義的冠冕不腐爛,永遠存留。」by張伯笠

過了六四,我選擇在隔天寫這篇文章,然後...我幾乎不能克制自己的落淚,為著的,是我也需要這份堅持。
很偶然的一個機會下,我看到了『張伯笠牧師』在2002年於台北靈糧堂講道的VCD,
那已經是一個禮拜前的事情了,但在影片中,他鏗鏘有力的話語,到現在我仍然為之震撼。

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認識這個人,至少在我看到影片之前,我是不認識他的。
但這幾天我不斷的去找尋他相關的文章,似乎讓我也開始對於當年的『六四』有了些感觸。
過去我不太喜歡去了解『六四』,那對我來說是個過度政治化的歷史,但透過張伯笠牧師,
我在文章上面看到的那些形容,似乎都變的一幅幅的影像在我眼前閃過。

一九八九年,六四天安門事件的後期,張伯笠擔任的是北京大學的副總指揮,
也是為期只有一天的天安門民主大學校長,在六月四號那一天,槍聲響起的那一刻,
他成了被大陸通緝的二十一名學生領袖之一,名列第十七名。一同被通緝的,還有很多人耳熟能詳的如:
王丹、吾爾開希、柴玲、劉剛、封從德...等。
那一天過後,半年間他輾轉逃到了黑龍江中蘇省邊境躲藏,他是當年唯一沒有被大陸政府逮捕,
但也沒能逃到海外的通緝犯,他在黑龍江邊境躲藏了許久,也在那裡認識了耶穌。
收留他的是一個大字不識幾個的大姐,當時張伯笠對這位年約五十幾歲的大姊說若是匿藏,
被抓到是要坐無期牢的。
但這位大姊卻對他說:無期就無期,我願為你坐牢;你讀那麼多書,可以為國家貢獻,
我又沒讀書,我在牢裏,可以禱告又可靈修。

對當時唯物主義者的張伯笠來說,這是個迷信不已的人物,但這位大姊卻將家中最珍貴的母雞,
宰殺了熬湯給張伯笠喝,卻只是要求張伯笠能讀『約翰福音』給她聽。
之後張伯笠就在這農村窩藏了許久,陸續的開始透過一些詩歌來了解認識耶穌,
當中有一首歌,是他最熟悉的,當他唱哼出來的時候,事實上我也是很被感動,還因為這樣,
偷偷的落了淚,這歌是這樣:
你的頭髮已被數算,你的重擔主已替你擔,你不要為將來事去盤算,主內有真平安。』

當張伯笠決定要逃往蘇聯的那一夜,大姊對他說:『
你再往下一走,姐姐不能再幫你
,但你要記住神會幫你,耶穌愛你,衪不會放下你,你不孤獨的。姐姐就一個要求,
若你遇到困難,要向神禱告,祂會幫助你的。』那晚,張伯笠含淚答應了大姊,也在那晚,
他再度踏上了逃亡的旅途。

隨後他逃到了蘇聯,卻差點死在茫茫大雪之中,這時他想起了禱告,他不斷的禱告,
他對神說:『我願意獻上自己當作活祭』縱使他在那時根本不了解活祭的真實意義,最後,
他就在禱告中,昏睡了過去。
當他在醒來,是被當地人給搖醒的,當時他已經全身凍僵,卻才發現原來神這樣的信實,
由於大地大雪不斷,當地農民因為預測接下來還有更大的風雪要來,於是提前三天出來拉草,
要準備給那些牲畜吃的,而在這廣大無際的草堆,他們只拉了兩堆,若是偏一點點,
都不可能會看到張伯笠,但...他就是這樣被神的信實給拯救了。

接著他又經歷了被蘇聯的KGB審問,但他卻在牢裡有滿滿的平安,當KGB告訴他,
決定將他送還給中國政府時,他只是不斷的禱告。
在一個夜裡,蘇聯的軍隊將他載送到當初他被發現的地方,對他說:『我們沒有通知中國政府,
你就自己回去吧。如果你沒被抓到,那是你運氣好。希望你的神能保護你。』
張伯笠也居然就這樣又回到了中國,並且在山中窩藏了兩年,這段時間他只是不斷的跟神說話,
直到他透過關係要逃往香港時,他很堅持一定要在離開前,去看看他的女兒,
那個已經被送給一個農家當孩子的女兒。當他說到這裡的時候,我只是不斷的落淚,
突然間我真的有了解,為什麼天父要不斷的找我們,他要讓我們知道,他從沒離開過我們,
那種感覺就好像你縱使深處在最絕望的時候,你仍舊知道,你的父親沒有拋下你不管。
我在那一晚,總算了解了什麼叫做『心裡相信,口裡承認』。

之後張伯笠又輾轉的到了美國,不斷的經歷神在他身上做的事,包含得了癌症又得醫治...等,
有興趣的人可以去找這個講道專輯來看看,我相信會很受用的。

我發覺這個影片對我的激勵很大,在這樣最困苦的環境裡面,神沒有撇下他,
沒有遺棄他,而是揀選了他,在這六四過去的一天,我很想將這樣的人分享給大家知道。



張伯笠(1959年—) 祖籍中國山東,黑龍江省望奎縣人。
1985年進入蘇州鐵道師範學校學習。
1988年進入北京大學中文系作家班。
1989年六四事件後期任天安門學生運動副總指揮之一,生存了一天的天安門民主大學校長。
1989年6月4日中國政府武力清場後,張伯笠被列為二十一名學生領袖之一受到通緝。
後逃到黑龍江省中蘇邊境躲藏,被當地一名遠親收留.
 他是當時唯一沒有被警方逮捕也沒能逃到海外的通緝犯。
1989年聖誕夜逃亡蘇聯,向蘇聯政府請求政治避難,被蘇聯政府秘密遣返中國。
後在黑龍江的荒原躲藏(有人稱其為現代魯賓孫). 期間與前妻離婚。
兩年後(1991年)在同情民運組織的幫助下, 通過秘密渠道逃亡香港.
並向美國駐香港領事館申請政治庇護. 獲准流亡美國. 在普林斯頓大學做訪問學者。
曾任《中國之春》雜誌社主編. 並現身聯合國日內瓦人權會議譴責六四中共暴行。
返回美國後被誤診為肝癌晚期後確診為腎衰竭. 後來轉至臺灣榮民醫院治療。
康復後進入偉頓大學和台福神學院學習,獲得道學碩士學位併進修新加坡神學院博士學位。
現加入教會成為牧師,為主的名在世界各地奔走.並任大華府豐收華夏基督教會牧師。
現居住在華盛頓. 重新組織家庭. 育有一子一女。現今張伯笠投入宣教事業,不常接受媒體的採訪。
曾聯繫製片商將其賦有傳奇色彩的人生經歷拍成電影,但未能達成協議而未成事實。

節錄自:維基百科


個人網站:http://www.zhangboli.net/

devin64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