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來已經一年了。

剛剛發了一篇網誌,赫然被『歷史上的今天』提醒,才發現去年的今天是你的公祭,
突然間心臟又整個被捏緊了一般,疼痛的讓我無法呼吸。
我還是沒能忘記同班三年的情景,我還是沒能忘記你侃侃而談的面容,
我還是沒能忘記你剛談戀愛時的羞澀表情,我還是沒能忘記和你一起吃著便當聊天的日子。
如今,你卻已經離開我們一年了。

這一年,我沒能為你多做些什麼。

似乎我還不太能接受你的離去,似乎我真的還忘不了我們曾經一起相處三年的日子,
似乎我還不願意相信一場工安意外就把你從我們的身邊帶走,
似乎我還不能相信我連你的婚禮都沒有參與。

副ㄟ,這個稱號我們叫了你三年,縱使畢業我們都還這樣稱呼你,至今...我仍然要這樣的稱呼你。

也許,當我覺的我提起黃孝銘這個人時,才會發現原來你已經離開了我們,
但當我叫你『副ㄟ』的時候,你仍然是那個光武技術學院夜二專子三忠的副班長。

一年...我仍舊無法忘懷。心仍是那樣的疼痛不堪。

送你離去的那幕場景,我仍舊沒有忘記。

devin64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看了,覺得好難過喔,但人生阿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