決定,是逼不得已。

憤怒,是身不由己。

我無爾詐,爾無我虞,爾虞我詐,焉知其心?
每時皆有新出,每刻皆有淘汰,世代洪流早已淹沒多少自命清流?
流言出自人口,歷史出自人手,是虛無?是人為?
走的是大道?又或另闢新路?是走了過去?是回頭張望?
路,何在?
人,何在?

輕狂的笑容,肅然的步伐,笑的是爾虞我詐,漠然的是膚淺短見,
這時代不需要視死如歸的英雄,怕死非英雄?

忠臣不事二主,良禽擇木而棲。
是人?
是禽?

各說各話。

人云亦云,越是掙扎,越是矛盾!

devin64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