寫小說......有時候是一種悲哀。

我寫過兩部小說,沒有用我的名義發表,不過當看到它在書架上時,我還是偶爾會租回來看看。
看一些年少的輕狂,也看了過往消逝的青澀。
那是高中的年代,那是瘋狂迷上小說的年代,武俠、言情、歷史、軍事、仙俠、懸疑、推理...
我來者不拒的年代。然後我開始自己寫,自己寫我喜歡的內容,自己寫我筆下的主角,
自己勾勒出一片遠古的大陸,一段只活在我心中的故事...

我投稿,可惜沒有被採納,有趣的是...一年多後我這兩部小說讓一個好友用自己的名義投稿後,
修改的內容不超過一百字,卻在兩個月後出現在許多出租店的書架上,這時候我才了解...
原來有時候內容需要的其實是...包裝。不過我的好友沒讓我太吃虧,所有的版稅七三分,
對我來說挺滿意的,高中生有這樣一筆錢在手上,算是很不錯了,印象中...應該有將近六位數吧!
不過別問我書名。呵!

這是一種感觸吧!

真的只是一種感觸。

我依稀還記得當年,我一個字一個字的用鍵盤敲打出文章時,我親手埋葬了三個人物,
都是我筆下的甘草人物,卻是我最鍾愛的角色,不過為了劇情的需要,我選擇了『賜死』。
然後第一個被我寫死的人物,我為她難過了一個星期。
第二個則是三天,第三個...則是一個下午。
接著是一陣內心的漠然,所以我寫完第二部小說後,我就再也沒想過要寫了。
這麼多年來我其實也勾勒出不少的題材和大綱,也曾經試圖要寫些什麼,
或許是短篇又或許是翻外篇,只可惜我都沒有在動手完成過,
那怕是一千字...也沒有。

這幾年我認識不少寫作的朋友,有寫散文的有言情的有武俠的,個個都是挺有來頭的,
寫出來的書大多都能成為當月的出租排行,每次看到都很替他們開心,
然後自己也跟著有點『動心』。
不過沒動力了吧!似乎當年我已經把這樣的『輕狂』、『青澀』都給用完了,
我的文字再也沒有『吸引力』,我的內容再也沒有『創造力』,
再也沒有打動我自己的那種...『震撼力』!

寫小說...有時候是一種悲哀,
悲哀的是...要在這當中不斷的去嘗試...悲哀。

感觸!

只是感觸!!

devin64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